「我會睜著眼睛看!妳們絕對不會有好結果」

 

  嚇!是夢! 夢裡女人揭私底裡的叫聲似乎還在耳邊迴盪,那雙眼瞪著她像是要將她生吞活剝。可怕的詛咒‧‧‧‧‧‧。

  「又做噩夢了!」男人天性淺眠,女人睡夢中的嚶嚀早將他吵醒。他的臉頰輕磨女人的髮,安撫著女人的躁動。

  「嗯。」女人感受到男人收緊著雙臂,有點欣慰,有點歉就。好險他仍在她身旁,但淺眠的他一旦被吵醒就不易再入睡。

  「答!答!答!答!‧‧‧‧‧‧」許是男人有力的臂膀,也或許是穩健的心跳聲,女人總算再度安眠。

胖胖小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